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站点地图

专家观点交锋——龙泉窑悬疑争论

从最初的龙泉无官窑的传统看法,到龙泉发现疑似官窑遗址,再到全国专家齐聚龙泉,初步肯定其为官窑,到最后认定龙泉窑是承订官窑瓷的民窑,龙泉窑的身世之谜峰回路转。 

汇聚龙泉的国内顶尖专家为此进行了经过反复考证和论证,最终认定,龙泉窑不是官窑,而是承接官府订货生产官用瓷器的民窑场。

    周丽丽:上海博物馆 研究员

  和以往窑址相比,形式上都有类似的地方,在出土器物方面,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上,元明两个时代都具有延续性。元代把龙泉青瓷的装饰技巧发挥到极致,明代步其后尘,无创新。在纹样上,明初就有了官窑的纹样,从元代开始给宫廷烧御用瓷,到后来逐渐为景德镇所替代,这与青瓷在纹样上不能再发展有关。龙泉窑是民窑打造官瓷的代表。
 
    陈克伦:上海博物馆 副馆长
 
  洪武时期,无论是饶州(景德镇)还是处州(龙泉),两地的性质是一样的,如果是官窑,两地都是,如果不是官窑,两地都不是。当时都是利用民窑来烧造官用的瓷器的,也许当时并没有官窑的明确说法。
 
    陈华莎:故宫博物院 研究员
 
  同意陈克伦的意见,认为龙泉和景德镇性质一样。因为龙泉窑出土的文物和景德镇有密切的关系。从北京出土的元代到永乐年间的器物来看,有多少龙泉青瓷,就有多少景德镇的瓷器,两者都有很多具有洪武官窑特点的器物。这是同时期其他窑址所没有的。
  如果汉字的记载不够详尽,或许因为很多原因散失了,或许可以通过藏文、朝鲜文等途径获得记载资料。
  对于鉴宝类节目提出质疑,误导了人们的收藏动机,并存在欺骗陷阱。
 
    张忠培:故宫博物院 原院长
 
  对于遗址的年代、瓷片的确切归属和生产者与定货者的区分,希望有更多证据的支持。
 
    禚振西:陕西考古研究所 研究员
 
  此次发掘收获很大。一是出土的器物数量大,不易见,品质高。二是窑炉的火塘、窑头和窑尾部分保存得完整,叠压层和通风道的设计非常科学严密,出烟道和烟囱的设计比一般窑址更精密,更符合使用规律。从窑层结构看,龙泉窑是青瓷窑中的集大成者。三是以前认为对于龙泉青瓷的独特性是因为配方,现在判断,可能和不同的窑炉结构和工艺有关。
  发掘现场四周砌砖的小洞,认为是放特定配料的。另外建议再扩大发掘。
 
    杨冠富:龙泉市博物馆 副馆长
 
  龙泉窑是否是官窑,希望多方考证。从龙泉本地的情况看,从北宋起,龙泉地区出过大量的进士,其中大窑所在地就在元代出过进士,明朝开国四先生之一,也是龙泉人,这可能是龙泉窑为官府和宫廷烧造青瓷的促进因素。
  从族谱上看,官窑技工南迁,出现了模子时期。此次发掘,刷新了龙泉青瓷的历史。
 
    刘毅:南开大学博物馆学系 主任
 
铺的卵石路究竟是什么用意?非一般的工棚,可能是祭祀的场所,祭拜窑神;或者是官府用来验货的地方。出土的有“顾口祠口”的瓷片,究竟是祠堂里用的还是生产的产品?
 
    冯小琦:故宫博物院 研究员
 
  此次发掘的意义在于填补了青瓷在元明时代的缺项。鉴定明初的瓷器年代有了考古的依据,永乐字样的瓷片就是对纪年的一大补充。
  器物标本主要集中在明初,讲究工艺,釉色偏深,玻璃质感强,支撑方法明确,特点突出。认为官窑特征明确。
 
    任世龙: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研究员
 
    对于元明时期龙泉窑的特点,任世龙做了简明的分析,他说,原来认为龙泉青瓷始于北宋,盛于南宋,衰于元明。此次大窑龙泉窑的发掘,从出土的器物中可以看出,元明时期是龙泉窑更加兴盛的时期。刷新了以往的历史观点,是很重要的突破。龙泉青瓷的历史将会被改写。
对于龙泉窑的性质,他认为是为官府烧造瓷器的民窑。
 
    刘新园: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 所长 

  比较龙泉窑和景德镇的器物样式和纹样,可以发现,有3、4样是官窑的样式,两个窑的器物是同一个头子,可见当时明朝烧造瓷器是有特殊标准的,统一定制的,这是同时代其他窑无法比拟的,是对宋、元时期瓷器风格的继承。从这点可以证实《明会典》中对饶州、处州两处为官府定制瓷器的记载,纠正了若干偏差,丰富了文献资料。
  刘新园还在发掘现场,发现了专门的匣钵间,这在国内的窑址发现中尚属首例,对于瓷器而言,匣钵是母体,认定一个遗址是否是作坊,就要看釉缸、胎泥的地面和很深的陶车轴洞。从发掘完整的作坊遗迹中,可以看出当时的生产分工状况,可以看到完整的古代手工业遗迹。
  他还指出了龙泉窑在窑炉上建有房子,有瓦片、有排水沟。窑址相对完整,有两个特点:一是瓷窑考古具有极大的特殊性,由于窑业垃圾的形成非常快,所以遗址发掘可以分无数的层,层的颜色变化很多,比生活垃圾的形成要快得多。二是窑炉的问题,7个窑叠压在一起,或许年代差距并没有我们想象中这么大,可能有的窑炉使用不到几次就遭废弃,具备瓷器手工业的特殊性。
  在龙泉窑制瓷工艺中,匣钵的使用很有北方特色,可能与南宋时期中原人的南迁有关,由北而来的工匠所用的技巧并无大的变动,可因为原料不同,产生了龙泉青瓷独特的梅子青和粉青的釉色。
  此外,龙泉窑作为最大的窑业区,却没有形成窑市,很值得思考。古时的瓯江作为瓷器的母亲河,承担着非常重要的任务,水运是脆弱的瓷器最安全的运输方式。然而,随着瓯江的变浅和水道改变,以及景德镇仿龙泉青瓷的兴起,龙泉窑逐渐衰败了。 
     
    权奎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陶瓷研究所 所长
 
  从龙泉窑的性质来看,是古代著名的民窑,是在明朝为宫廷和官府烧造瓷器的,而非官窑。
  从历史上来说,在出现官窑之前,宫廷和官府所用的瓷器都是在民窑里烧制的,如宋代的定窑等。从目前发现的几个大型的官窑如江西景德镇等来看,究竟官窑是如何定义的呢?
  首先,是否是官窑要看,有没有自己的作坊,有没有相应的管理机构;其次,是否是官窑要看朝廷有没有派官或者委派地方官来管理;再次,是否是官窑要看烧造的经费是不是由中央财政来负责解决;最后,官窑烧造的产品除了供给宫廷和中央政府相关部门使用调配以外,不作为产品来出售。
  从这四点来看,龙泉窑不具备官窑的特点。
  另外,从烧造的时间看,根据出土和收藏,可以看出明代早期直到永乐年间左右是龙泉青瓷烧造的高峰期,到了晚期成化年间,景德镇开始仿烧龙泉窑,龙泉窑就逐渐淡出了为宫廷和官府烧造瓷器的领域。
 
 
    张浦生:中国古陶瓷学会 副会长  南京博物院 研究员
 
  从南京地区出土的龙泉青瓷来看,早期的越窑和后来居上的龙泉窑都对海内外陶瓷工业新技术的发展关系重大。龙泉窑,开创于六朝后期,有三个高潮时期,一是北宋时期,受越窑影响大;二是南宋时期,受杭州官窑影响大;三是在元明时期,成为了中国青瓷最后的亮点。
  从南京窖藏、墓藏的出土来看,龙泉窑的数量占瓷器总数的一半,年代从元末明初尤其是洪武后期到永乐年间,这比景德镇要早。虽然性质是官搭民烧,但产品质量已经完全达到了官窑的水平。
  烧造的瓷器除了作为贡器使用外,还有外销。如郑和下西洋所搭载的瓷器中,一部分是景德镇的,还有大部分是龙泉青瓷,因为它厚重不容易破,还能压舱。
地址:丽水学院东校区教15栋工学院一楼 电话:2687858 2687868 邮政编码:323000 电子邮箱lszy2881725@163.com